《乱云飞渡》

第二十七章 与干妈共舞

??——??与干妈共舞
??自从干妈那事后,她依然还是那样的高贵,那事就象没发生一样。就象一个着名的名人,一个政治家,一个讲台上的教师,我们都知道她昨晚与她丈夫疯狂了一夜,她丈夫抚摸了她的**,扯掉了她的小裤,令她叫喊。但今天她一样走到我们面前侃侃而谈,没有人去深究她的乳上头是否还有口水,下边是否还麻涨,我们一样接受她的知识……
??但干爹却有些怕,他主要怕妻子再有那样的事,一不小心,就会丢掉命的呀。他虽然劝过妻子不要再用东西来勒脖子,但终究不是办法,人生道路长长,干妈才四十岁还要十几二十年的夫妻生活路要走呀。
??干妈是个迷人的女人,是个成熟的女人,她有深度,有风度,她端庄文淑、高雅华贵、风姿绰绰、仪态万千却不容侵犯的人,曾听说很多大商人与她谈判时的唯一条件是陪他一夜,市里的要员酒后之言对她无礼,她俱严语相斥。后来,人们对她不得不敬,她就象一颗蓝宝石一般,象一个皇后一般高贵,后来人送她雅称“蓝宝石”和“金皇后”。
??干爹苦恼只有托付给我,一天晚上,干爹叫我到他的房中,关上门,对我说:“小峰呀,我现在没法照顾你干妈啦,希望你多替我照顾她呀。”
??我道:“嗯。”
??他说:“你干妈还很年轻,她需要男人……我醒来是要和她离婚的,但我舍不得她……我以前对不起她呀,我有个干女儿,她……常照顾我……给我生了个女儿……,你干妈还年轻,晚上很寂寞,你这干儿子……也要照顾她……晚上多陪陪她……”
??我惊愕了,干爹的意思,是什么?我听错了?我嚅嚅道:“干爹……我……我会照顾好她的……你……也要照顾她才行……”
??他道:“有你我就放心了,这样就传不出去,我这一段时间潜心学佛,什么都淡化了,你们的路你们走,牵扯到我的,我交待好就行了。”
??我回到房门口,见干妈的房门虚掩着,想起刚才干爹的话。我不知什么力量使我推门进去,要是平时我哪敢?
??干妈背对我站在窗台前,她一裘黑色的晚礼服罩在身上,丰满如藕的双臂和半个背部露出来,她肌肤柔嫩洁白,丝质晚礼服着在她身上闪耀着点点光芒,晚礼服柔坠而光滑,包裹着的臀部浑圆平滑,在干妈身上更显得出她神秘成熟性感高贵端庄的个性。我想起干爹的话,要是我能把我的玉茎贴在干妈的臀部轻轻磨擦几下就是死也无憾了。
??我这样想着,干妈转身过来,啊,干妈真是美极了,她美丽端庄的容貌,脖子上系着一条缀有小花点的纱巾,使她高贵中凭添了几分妩媚,一条细柔的钻链挂在发颈上使她雪白的肌肤更是精致,黑色晚礼服中裹着丰满的**,她**看起来虽然没有我丈母娘媚姨的大,要稍小一些,但的确是非常地丰满,如果再大一点的**安在干妈的身上,那么她就显得没那么端庄了,干妈的胸脯下面是平滑的小腹,纤足上着一双金色的高跟鞋。
??干妈道:“小峰,找我有事?”
??我支唔道:“没……什么事……干妈……”
??她见我这样,又道:“刚才你干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今天他还对我说了呢,他呀,现在没事了整天乱想,别理他。”
??我有些失望,又觉得是我过于想多了,干爹只是想让我照顾一下干妈而已,干儿子照顾干妈是应该的事。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说:“干妈,我走了,你休息吧。”
??干妈见我要走,便道:“等一会……唔……我有些闷,你陪我到外边走走吧。”
??干妈披了一条纯白的纱巾式的披风,我陪干妈走到室外,两人走了一会,干妈提议到市内去,于是我驾着她那辆凌志430,载着干妈往市内去。
??来到一家夜总会门口,干妈建议到里面坐一会,跳一曲,她很久没有跳舞了。我知道干妈是个舞迷,她的身材、她的风度和她优美的舞姿常博得大家的赞赏,大家以能与干妈共舞一曲为荣。
??我和干妈坐下来,干妈要了一瓶红酒。我陪干妈喝了几口,一曲优美的旋律响起,她说:“小峰,不陪干妈跳一曲?”
??我拥着干妈旋进舞池,我右手轻轻搭在她腰际。跳了一阵,我们都没言语。因为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美妇人太美了,太高贵了,而且她还有一点高傲。如果说把媚姨比喻为皇帝沉溺在她怀中的妃子(也许是杨贵妃比较恰当),那么干妈就是宫中母仪于下,美貌与威严并存连皇帝也怕三分的皇后娘娘(武则天)。干妈与我相隔有一拳头的距离,她有1.65米高,但穿上八公分的高跟鞋也到我耳朵下了,加上高挽的发髻就到了我额头了,我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敬畏的干妈,她目光平视,我再往下,竟可从干妈胸口的晚礼服开口看下去,隐约看见她顶耸雪白的**……
??干妈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小峰,你是个好孩子,以后要听干妈的话……”
??我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道:“嗯。”
??她道:“你干爹出事了,我们很想培养你啊,想让你能独当一面,干妈老了,看见你能这么听话,真是高兴。”
??我连忙道:“干妈,你别瞎想,你还年轻着哩,……就象一个少妇,刚出嫁的少妇……那么美……那么年轻……”
??“你真会说话,会讨干妈喜欢……”
??“我说是真的,你虽然是我干妈,但看起来象我姐姐一样年轻,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吧。”
??“哪能呢,你比阿东大一岁,阿东是我儿子,我从来把你当儿子一样看,要是阿东有你一半就好啦……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是真老了,有一些事情都要靠你来帮了。”
??“干妈,看你说的,那是因为干爹把所有事情都抛给了你,你顾不过来,就是我也顾不来呢,何况你真是很年轻,就是嫁给一个二十多岁英俊的小伙子也般配,干妈,你不知……好多人被你迷死呢……”我说的不是光安慰干妈的,的的确确干妈就是那么优秀。
??干妈特别高兴,“真的吗,小峰?那……你也会被我迷死吗?”
??我心有一种莫名的甜甜的感觉,于是颤声道:“是的……”
??音乐早已换,灯光也熄了,只剩下几支摇曳的红烛,舞池中的人们全拥抱着,走着情侣步。
??干妈把手围在我脖子上,轻声道:“我好多年没跳过这种舞了……”
??我理解地揽过干妈的腰身,干妈那依然坚挺的**顶在我胸上,丝丝缕缕的暗香由她雪颈,由她传来,我下体坚硬起来,顶在干妈的小腹下方。
??我想移开,但又不敢明显移开,怕沉醉在舞中的干妈醒来识破我这卑鄙的心灵。
??而干妈却如没觉察一样,搂着我把她的下颌轻枕在我肩上。她**与我胸口紧贴着,小腹与我发涨的下体也紧贴着,我们小小的步子在移动。此时我看见昏暗中的人都贴在一起,一些男伴在抚摸女伴,一些大腹便便的人和些年纪长些的人搂着与他们年纪不相称的美艳小姐。有的竟双手搬住小姐的臀往自己胯部贴。
??灯光更暗了,连人影也难以分辨,常常人碰到人。偶尔,传来一声嘻笑,然而又有女伴的娇呼,而后竟有小声的呻吟……
??那真是一种激起人欲的声音,我的手突然感觉干妈的背部是如此地柔滑,隔着晚礼服,我可以感受到干妈的**,我颤抖着轻轻抚摸她的背部,罩在干妈身体上那柔滑的丝绸晚礼服如罩在一尊玉石雕像上,温软而平滑,手感好极了。渐渐地,手一下一下地往下滑,滑到干妈的腰臀处时停住了,干妈依然如故,我的手再滑下去,轻轻地抱住了干妈的丰臀,我突然间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
??干妈没作声,舞池中的呻吟声更多了些,有的还更放肆了些,我知道就是真正的情侣,也会在这种场合之下一半与另一半相溶。我的手也稍稍地在干妈的臀部滑动起来,干妈依然与我和着舞曲轻轻在动,我的手动作更大了,轻滑变成了抚摸,我在抚摸着干妈的臀部,隔着晚礼服。干妈的臀好丰满,涨涨的弹弹的,我继续抚摸着,她的臀部还有大腿,我忽然感到干妈身体里面没有小裤,我四处摸索,真的找不到小裤的裤头痕迹,我真不敢相信,我这高贵端庄的干妈身体只裹一套晚礼服,里面是光溜溜的,大约是她刚才将睡出来时没来得及穿吧……
??我心情无比激动,偏过头来,轻轻吻在靠在我肩上的干妈的耳际。干妈没有动,她仿佛一个高傲和沉静的人,让人看不出她是在激动、拒绝还是什么。我一只抚摸她臀部的手滑到她前面,滑过来,直到她前大腿根,干妈仍不理我,于是我便滑向她那女人的私处,隔着晚礼服捂在她胯间的涨包上。
??干妈这才轻轻地说:“小峰,你好坏,对干妈动手动脚的……”
??我说:“干妈,我愿一辈子侍候你好好的……”
??她感动了,扬起头,我俩的嘴唇贴在一起,在轻柔的舞曲中,干妈搂着我的脖子,我们长长的相吻,相互吮吸着彼此的舌和唇,我一只手搂着她,一手在她蜜处揉弄,揉弄,我感觉到干妈身体在颤抖,直到她下边那里的晚礼服湿了……
??干妈依然搂着我的脖子与我热吻,我的双手已游上来,搓揉她那坚挺的**,干妈没穿有乳罩,我在她**上揉弄着,搓着她的奶头,奶头硬挺起来了,我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露出我那长长上翘的硬**。我掀起干妈的晚礼服下摆到干妈腰际,一手揉在干妈的蜜处,干妈那里已经是滑液淋漓了,干妈抱着我的脖子,我**顶在干妈蜜处,双手搂过她臀部掰开她的丰臀,玉茎往上一顶,干妈“噢”地,情不自禁叫出声来。
??我和着舞曲轻抽慢顶着,干妈也小声呻吟,她的呻吟混在了更大的呻吟声中……
??我的玉茎长长,干妈不用站定开腿我就能顶进去很深,但我想顶到干妈最深的里面,于是搂住她的双腿,使她双腿盘在我腰上,我用力连顶,干妈哪经得我如此顶她?一声“啊……啊……”声后一口咬在我肩上,接着“唔……唔……唔唔……唔……”地叫。
??大约十多分钟,干妈**在我一连串的大力**下来了,她死死抱住我的脖子,双腿夹紧我的腰,臀部沉到最下,玉穴吃完了我的**,使我难以抽动,同时我感觉到干妈体内深处,激流荡起,直冲我棒体……
??灯光渐渐亮了些,我看见很多人收工了,有一些人没有,为了使人们都做完,灯没再加,保持着昏暗,但隐约可以看到人了。舞曲依然。
??我见不远处有一个大窗子,大幅的落地窗帘收在一角,我抱干妈过去,窗帘后面有一些空,昏暗中,干妈的双腿叉开搂着我的脖子,我曲腿抱住她的腰,我就在窗帘后面继续向干妈发起猛攻。此时,我感觉到从干妈玉穴里流出来的琼液顺着我的玉茎流到我的裤裆,弄得我裤裆湿了一大片。干妈的**不断地挤压着我的胸部,舒服极了,又是几分钟过去,干妈不堪我的抽弄,吊着我脖子,双腿又盘上我的腰来,紧紧抱着我又是一阵抽搐……
??等干妈**过去,我们彼此突然发现,我们能互相看清对方的面庞了。外边已响起了另一支舞曲,我还想抽动,干妈说:“小峰,别……”
??我道:“干妈,我还要……”
??她道:“咱们回去再来……”
??于是我放下干妈,抽出我的玉茎。干妈整理一下自己的晚礼服,我先走出了窗帘来,见没人注意我们,眼光也是很暗,便叫干妈出来,她出来时,低着头,匆匆地出去了。
??我结了帐出来,干妈已坐在车里司机旁的位置。我上了车,干妈说:“去河堤路。”
??我飞快地把车开到河堤路,来到一处阴暗地,有很多车停在那里,不少的车还在一上一下有节奏地动,有许多情侣在这里相会。干妈说:“停车吧。”
??我停了车,她说:“我以前常和你干爹来这里……。”
??干妈把她坐的座位前移,然后来到车的后排坐下,嗔道:“还愣什么,到后面来,别熄火,开空调。”
??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把座位前移给后排腾出大一点的空间来。我一到后排立即搂住了干妈将她轻轻按倒在后排座位上。
??干妈嗔道:“哎,轻点,小色狼……”
??我抚摸着这个美妇,道:“干妈,人家急嘛……”
??干妈伸手盘住我的颈,道:“我感觉刚才跳舞时你抚摸我那感觉最好了……后来……在那里这么多人……就干起来……弄得干妈心里慌慌的……现在……你不要急,要慢慢地抚摸……干妈给时间你……”
??她张开眼睛望着我微似一笑,我细细的上下看看美妇,干妈那端庄高傲高贵之中俏露淫荡之态,真是花容月貌,美艳迷人。干妈躺在我身下,我轻轻把她晚装的吊带褪了下来,顿时干妈雪白的**坚挺地呈现在我眼前,干妈生了阿东和娅蕾一儿一女,年逾四十,肌肤犹赛少女,得益于她的富有高贵,使用了宫廷的保养方法,特别是一双**,虽没有媚姨艳姨的大,也没有嫚媛阿姨及姣嫂的大,但比之青年女性还是大多了,而且与青年女性一样的坚挺。抚摸美妇人玉体香肌,雪白粉嫩,丰满的胸前一对高挺的肥乳,细腰隆臀,腹圆臀丰,玉腮修长,看那天香国色的娇颜,真是一个美人胎子,使我心动不已。
??她静躺着,一双凤目打量我,啊!是一个健壮的美男子,那双秀目,向自己全身拟视,秀逸超群,萧酒健美,实是个美男儿,下身的裤子褪了下来,玉茎高挺,粗壮长大,使她芳心不安而跳动起来,欲火拂腾,那久枯的心灵,激起阵阵涟倚,**颤抖呻吟着。
??呻吟声,我注视她那娇媚之态,风情放荡,诱惑迷人,是一朵美丽的花,辉隍耀目,淫心忽起。于是借着激奋的心情,跪在她面前,双手柔按**,在那光滑柔润的大腿上下忙个不停,时左时右,由上而下,渐渐按至根部,轻柔抚摸不止。
??抬头凝视其面,观看反应,手在腿间摸着,只见桃花鲜艳的美人儿,琼鼻嗡动,嘴唇颤抖,时合眉,时面舒展,“嗯!……嗯!……”
??她娇媚的扭扭**,挽摇丰肥玉峰,张开一双丹凤眼,荡漾的勾魂的秋波与我互视着,热烈的情火一由双方目中收入,两人心中激动着欲火。
??干妈可说三个月枯守,芳心寂寞,欲火难消,今日得干儿子的侍弄,**之火不断然烧,已到不可收拾地步,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毫无顾虑的大胆的奔放热情起来,急需发泄,但长辈尊严及女性的矜持上司的高傲,只得以自己美艳之色,加上狐媚之术,引诱我采取主动。
??我的中指按在干妈的肉贝中,顶柔阴核,另外只手握着**,在那柔软嫩微弹的丰乳上,任意玩乐,品味尤物美艳,突为淫浪之声惊动,见具浪态,再也忍不住了。向前猛扑,压在丰满的玉体上,两人拥抱起来,热烈的缠绵,亲密的吻,深长深长的热吻后。
??双方如**,情不可制的干妈自动分开双腿,伸手紧握着粗壮的**,拉抵洞口,我用**在她湿林林,滑润润的肥厚的**口上,磨擦着,她被磨得全身酸麻,奇痒无比。干妈感到又舒适,又难过,玉容微红,春情荡放,饥泄喘气,急得媚眼横飞,淫邪娇媚,摇首弄姿,骚浪透骨,那娇艳神态﹁扭舞娇体,婉转呻吟,急速抬挺玉户,恨不得将我一口吃下。
??我为她淫媚诱惑,神情紧张,欲火拂腾,**暴张,即不可待,迅速式前挺,将**插进穴内。
??滋的一声。
??干妈吟:“啊…美…美……”
??粗壮长大的**,顺**滑进。
??干妈身体急剧的颤抖,娇呼道:“哎呀……宝宝……慢……慢点!”
??我慢慢滑进出**顶到子宫口,在子宫口弄了几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阴口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到花心,连续数下,弄得她痛快的流下****发出“啧!啧!”之声。
??她将两腿上提,缠在我的腰背上,迷人的**,更形突出,适合猛抽狠插,其乐无穷。
??她双手紧搂着健背,身体摇换骚媚浪态,大叫:“乖乖……好家伙你真好……插得太美了。”
??“哎呀……哎呀……哎……酸……涨……大家伙……好舒服……好快活……冤冢……我要升天啦……你真会玩……”
??在我大力**下,干妈六七分钟就出了一次水,连出三次水,但是我还未到**,她玉穴已受不了,**如缺河堤往外流,由**往下顺屁沟流到车内的座椅上……
??再高傲的女人骨子内还是放荡骚淫的,干妈没有像这样快活过,久未玩乐,性情又急,热情如火,一切不顾,任意玩乐,也不知置身何地,恣情纵欢,她只要快乐,满足,合我心意,就是你乱插浪**她也不怕。
??那知我祖传功夫,不用说技术高超,已征服了强盛欲火的浪**,她满足了,她满意了,使她领略了**真正的滋味,人间的仙境,刻骨铭心。她永远忘不了这片刻功夫。
??我强忍着不泄出精来,使劲浪插,猛勇迅速疯狂的插,无始无休,英勇的挺进。
??“嗯……嗯……下风啧……啧……好心肝……你饶了我吧……你家伙真大……哎呀……哎呀……我水出来了……我骨头酥了……宝宝……好了吧……这样子插你会插出人命来……不能再插了……穴浪了……亲……亲……嗯……嗯……我已经到了天堂了……好舒服……好哥哥……”
??她狂呼**,及琼液被****出来的声音,各成一首,悦耳交响仙乐,增加快乐气氛,加上其玉体肤肉微抖,凤目微迷,白眼上翻,露出触人光芒,喜悦的笑容混合摇首弄姿,迷惑异性的荡态,骚态毕露,勾魂夺魄,尤其雪白肥隆**的摇摆,高挺双峰摆动,使人神动心摇,其我心情激动,欲火高烧,兴奋如狂。
??我神情已入疯狂状态,**被滋润更粗壮,减浅深深,急急慢慢**,玉茎似龙,翻天倒地,岛扰挺顶狂捣急插,斜挥正插,紧密猛勇**着玉穴,捣得**吞吐如蚌含珠、花心被顶得心神皆抖,插得她猛扭摇摆,**流个不停,进入虚脱之状,时昏时醒,已不知身在何处,使她过份的快乐,陶醉在欢乐之中,迷恋这平生一刻,甜密、快乐、满足、舒畅,永远存其心中,巳达到欲仙欲死的奥境。
??“唔…唔……乖乖……宝宝……我要死了……冤家……你是我命中的魔鬼……嗯……要命的东西……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魂飞……心肝…………好哥哥……不行了…又要出……来了,啊!……”
??干妈可谓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阳物,插得**狂流,张眼舒眉,肥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
??我勇猛善战,运用巧妙,急烈快速,她已抵受不住,见她娇艳的呻吟,在疲乏之中还奋力的迎奉,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抖,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征服了高贵高傲的贵夫人。
??我足足插了四十多分钟,干妈不知流了多少**,大泄七、八次,可说流尽了淫精,我也感痛快,又连续狠捣急送一阵,她花心上猛柔几下,大**感到一阵酸痒,全身有说不出的快感,**火热的狂跳,一种舒适的滋味传遍每个细胞!自然的停止动作,紧抱着干妈,那大**涨得伸入干妈的子宫里,受干妈紧缩压着,尤其内蕴的热,内里吸收,一股滚热的精水,猛然射进干妈子宫深处……
??干妈已经体酥力疲,四支酸软,软弱地躺在后排座椅上,流出所有的水可说痛快至极,我今日所得到欢乐与众不同,尽情的享受,欢畅的射精,浓而多,消耗了精力,疲乏无力,但还不愿分开,脸靠脸,肉靠肉,四支盘缠,紧紧的拥抱着……
??休息了一会,干妈让我开车送她回家。看着她上楼依然风姿绰绰的样子,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依旧,我再想上前揽住她……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干爹车祸致残,干妈自慰
目录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泳池内与干妈同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