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第二十九章 危险的任务

??——??危险的任务
??就在我特别迷恋干妈最初一个星期里,我不想回家,因为姗姗白天都在学校,晚上又不能过多地折腾她,媚姨也不能随便去碰,只有艳姨,但艳姨的晚上活动很多,经常要陪领导或者去主持晚会什么的。
??姗姗来电话问我,我推托说公司事务多,好在干妈常撵我回去,姗姗就爱我陪她。
??但没几天,林叔叔来电话了,他很郑重在要我回去商量一个事情。
??我心里忐忑不安,不知是好事是坏事。回到家,林叔叔在那里等着我了,他这么郑重地对我,好象很少的,就是以前我随阿东从部队刚到他家,他也没这么郑重过,那都是很随便的。
??他告诉我说,有一个任务需要我去做,就是本市一个较大的黑帮,一直来强买强卖,而且他们所经营的娱乐歌舞厅长期出售毒品、摇头丸、进行色情活动,最近一件省电视台一个记者来暗拍被打了个半死,好些人上访反映到中央等部门了,上面已经引起了重视,政府也决心要踹掉这股黑势力。但是所掌握的证据不够,需要一个人去做卧底。因以前我给林叔叔开车时,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的领导认识我,他们对机灵、身手好且有一定意志力的我印象很深,马上就想到我了。于是他们找到林叔叔提出想要我去做卧底。当林叔叔告诉他们我是他未来的女婿时,他们很遗憾,但后来又极力动员林叔叔让我去做。交许诺事成之后就让我到市里的一个区的公安局去挂副局长,一年后转正,你想想,一个人二十三四岁(我履历表上的年龄)就做了公安局的副局长,那将是一个很高的起点。林叔叔很想他的女婿比他更出色,他也知道我在这个位子上凭能力一定会做得很顺利。
??但这是个危险的任务。诱人的条件,使得林叔叔考虑了好几天,但他还是要亲自问我。
??我很喜欢尝试做一个冒险的,将会有成就的事,所以我听完后就答应了他。林叔叔见我答应了,反而担心我起来,劝我不要去算了,他另想法子让我进入仕途,但我告诉他,我对进入仕途并不很感兴趣,只是想做一些事出来证明自己。
??林叔叔又是关心我又是担心我,我反而更想为他争气。
??我也不知这一去要多长时间,这事除了林叔叔还有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知道,任何人都不能知道,我只是担心姗姗。放心不下媚姨干妈她们。
??但一想到媚姨,我只觉得对不起林叔叔,我更要去了,用这一段时间来让我忘记和媚姨的事。
??我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天天晚上泡在“皇后”夜总会里,这个夜总会是黑帮老大“教父”的夫人“教母”开的。由于我的长相和气质使我在这里不久就小有名气了,不少的女客还主动请我。也使“教母”注意到了我。
??按照事先的布置,一天“教母”外出在大街上被四个身块高大的青年调戏,后来我及时出现,展开身手将四名“流氓”打得血流满面,飞奔而逃。“教母”此时也认出来,救她的人正是最近常到她的夜总会娱乐的人。
??于是我每天晚上到“皇后”夜总会时,“教母”总要来与我坐一下。几天后,“教母”见我闷闷不乐,问我为何,我道,我从部队复原后,来到市政府开车,开了一年多了,因自己是农村人,没有关系,最近因裁人被裁下来了,找了几家公司,都没找到工作。
??“教母”问我是否愿到她的夜总会来,让我做保安队长,专门负责做她的保镖兼司机。我假装想了两天,答应了。
??“教母”姓白,芳名瑞丽,三十六岁了,是个美丽的女人。在圈子里她的美丽与智慧只有另外一个女人原黑帮老大“昌叔”的小夫人袁静可与之媲美。
??我到这里后,就开始了解他们的内幕。原来,二十年前,这个黑帮还只是一个小小只有两个人控制一帮小扒手的团伙,为首的是一个名叫文永昌的,从北方来带了一个徒弟方胜德,他们周围聚有十多个小扒手,自己坐在家里收钱,后来逐渐发展为收保护费,势力一点一点扩大起来。
??那时方胜德二十出头,羽翼未丰,但一表人才,他正与一个叫唐婉娟的女孩恋爱,昌叔当时也是三十三四岁,风度翩翩,这时昌叔的妻子还在北方一个厂里做财会没过来,表现风度和成熟的昌叔同时也吸引了唐婉娟的注意,后来师夺徒爱,为此师徒两人还闹别扭了好长一段时间,貌合神离的。直到一年后,方胜德的找到一个更可人的女孩白瑞丽师徒才重新合在一起。
??几年前,方胜德的势力越来越大,名气越来越响,昌叔一直来是风流有余,能力不足,势力的发展全靠方胜德。昌叔不得不把老大的位置让给他,自己退居二线做军师了,经过几年方胜德的打造,这个集团迅速膨胀起来,成为势力较大一个集团,方胜德也成为了有名的“教父”,不但有强买强卖,收保护费,打人,据说还有毒品生意,有几起为抢地盘而引起的杀人也与他们有关,但他们还有合法经商的外衣,有几个正规的公司,“教父”本人也是市里的人大代表。
??我同时也了解了他们的家庭式的结构,“教父”妻子白瑞丽,早年嫁给“教父”生了一个女儿,几年前,一直未婚的白瑞丽的妹妹白佳丽也与“教父”成婚了。但还未生育。
??而昌叔的妻子十多年前来跟丈夫,但这两年来因昌叔基本上都住在二夫人唐婉娟特别是小夫人袁静那里。昌叔与妻子生有一子叫文强,号称“金刚”,一女叫文倩如。与唐婉娟生有一女叫文婧如。文强娶夫人温仪娴。昌叔与小夫人袁静至今则未育。
??“教父”十多年前娶了“教母”白瑞丽后,两年前又娶了“教母”的妹妹白佳丽做二夫人,“教母”生有一女,名叫方姿柔。
??他们的权力机构则是,“教父”是老大,昌叔实际上是二把手了,他们是经营正当的公司。在娱乐城方面则由“教母”经营,除了“皇后”夜总会是最大的外,还有三处娱乐、饮食城,这方面“教母”是全面管理的,二把手则是昌叔的小夫人袁静,“教母”与袁静的关系如同亲姐妹。
??光在“教母”手下做她的保镖是不足以掌握这个集团的犯罪证据的。只有靠近“教父”方胜德才行。
??于是在合适的机会,“教母”认下我这个干弟弟,她成为我的干姐姐。
??“教母”于是向“教父”推荐我,一段时间后,“教父”对我是越来越欣赏了。
??我同时更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了。“教父”成为老大,不是昌叔心甘情愿的,但由于“教父”势力之大不得不为之,可以称为“教父”夺权,原先娱乐城也是袁静主管的,但随着“教父”的夺权也转移给了“教母”管理,而且管理得比袁静时还出色一些,除了袁静对白瑞丽之外,其他人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的。特别是昌叔的儿子文强,他一心要继承父亲,这下给了方胜德了,他更是不舒服,要不是昌叔告诫他,他早就反了。而现在,文强也在下面培植自己的势力,而且这些人全是黑的,动不动就伤人,保护费收得高,引起多数人的不满,文强还做毒品,做得大又不善于伪装,文强的势力已大起来,对“教父”也构成了威胁。“教父”不是看在师父昌叔的面早就想除了他。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泳池内与干妈同戏水
目录
下一篇:第三十章 我的新妻婧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