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第三十三章 金刚的女人温仪娴

??——??金刚的女人温仪娴
??袁静走后,“教父”陪我到昌叔以及金刚家去处理他们的财产。
??教们原先已吩咐们派人看管了昌叔和金刚的家,一是怕他们去报案,二是怕他们的家人拿了钱财逃掉。
??我们先到金刚家,金刚家是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守着,男的叫阿彪,女的叫阿芝,我和“教父”进去后,他们退到门口。
??客厅里没有人,我们走到卧室里,我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又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在轻轻呜咽。“教父”道:“金刚的老婆。”
??我走向前撩起女人的长发,她抬头起来,只见她眼睛红肿,泪痕满面,好一个标致让人疼爱的小娘们。把她卖到山区不是暴殄天物了吗?
??我停了一下,问“教父”道:“老大,我可以处理这个女人吗?”
??他说:“当然可以,这些财产和人都归你了,除了你,谁也不能碰一下。”
??我说:“把她卖到山区太可惜了。”
??“看不出,你还挺怜香惜玉的啊,兄弟,女人有的是,何必要这种人,死了老公不吉利,而且容易出漏子。”
??“她还挺漂亮的。”
??“你拿去用几天,千万别让她跑了,玩腻了就赶紧出手,我走了。”“教父”接到一个电话匆匆交待我道。
??我问了金刚的女人金刚保险柜的钥匙,打开来,找到里面有一叠证券,还有现金,存折。
??我吩咐阿彪把金刚的女人和婴儿拉上车,送到我家。阿芝还从房中的衣柜捡了一大堆衣裳带回去。
??我吩咐原金刚的人把金刚家的东西清点清楚,并整理整齐。我把金刚家保险柜内搜出的四十多万元,我大部分都用来安慰原金刚归顺我的人,他们自然是对我感激不已,他们原以为跟金刚造反会被废了,没想到我这样宽容而且薄财仗义。
??其实,我已把金刚的存折取出来了,加上证券共有六百多万,还有几万的美金。
??傍晚,我回到家,由于婧如前几天已与我断绝关系,她把自己的一些东西也搬回去了,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少妇,阿彪和阿芝在看着她,我吩咐他两人没事了,以后不用来看管金刚的女人了。让他们开我的车去吃晚饭,他们自然是很高兴。
??我坐在金刚女人身旁,阿芝真不愧为女人,知道我要玩金刚的女人,已经早就让她梳洗干干静静,身上罩着一件从她那边拿过来的丝袍,袍内女人的山山水水隐约,还可以看出她没有穿内裤和没系乳罩,肯定是阿芝不让了。
??金刚的女人低着头,标致的面庞带着恐慌和衰伤,因为今天我和“教父”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就是我玩腻她后就要出手卖掉。
??我挨住她,双手握住她双臂,她惊恐地颤抖起来。
??我说:“小美人,别怕,我又不会吃掉你。”
??她突然哀求道:“求你,别卖掉我们母女俩,我求求你,我一辈子做你的牛马,给你当下人……主人……”
??我爱怜地道:“谁说要卖掉你们啦?”
??“我知道,你玩我几天后就会把我们卖了,这是帮规……”
??我搂住她,温柔地说:“我收留你了,再也没有人敢对你怎样了。”
??她显然不相信,继续衰求道:“真的,我发誓一辈子做你的奴仆,还有我女儿,长大了也是,你就是我们的主人,我……”
??我道:“别说了,相信我。”我轻轻地吻在她后脖子上,“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的女人,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她道:“我叫温仪娴,22岁,去年和金刚结婚,三个月前生了个女儿。”
??我手往她胸前探去。她由于正在哺乳期,**出奇地大和鼓,圆陀陀的,刚生了孩子她的臀部和髋部也变得浑圆丰满起来,而腰身却依然细小,我的手握在她**上,轻搓揉时四处波动,揉了一阵,竟感觉到她胸前的衣湿了,原来她的奶水很丰富,一揉就溢出了。
??她被一双陌生男人的手揉弄着**却不能抗拒,只好任我摆布,但因惧怕她神色依然紧张。我淫心顿起,**裸地道:“阿娴,你今后就是我的人了,我想什么时候要你就什么时候要你,知道吗?”
??她心中燃起希望,头靠在我怀里道:“嗯。”
??看她象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温顺,我又怜却又更想马上搞她,于是道:“阿娴,我现在就要搞你,操你……”
??“别……主人,我生孩子还不到一百天,别人说要过一百天后才能……”
??“别瞎说,人家刚出月子就来了……那我现在涨了怎么办?”我道,“你用嘴给你吸出来……”
??她脸红红的,虽然她还有些恐惧,但一个陌生男人对她说出这种话着实使她不好意思。
??我去洗了澡,出来后见她还在那里坐着,便开玩笑道:“刚才我不在,你为什么不跑了?”
??“我不敢。”
??我过去搂住她,道:“没有人,门是没锁的,你要跑了我可能就找不到你了。”
??她说:“我女儿还在这里。”
??我道:“还怕我吗?”
??她不回答,从她神色上看,她肯定还害怕的,谁敢相信你的话呢?谁都知道,刚说过的话一转脸就完了。不过,不一会儿,她说:“你去洗澡证明你对我好的……”
??我褪下内裤,一根长长大大的**跳了出来,直往上指,她被吓了一跳。
??我半躺在沙发上,道:“过来。”她如梦初醒,过来伏在我跟前,看她那样子,羞于启齿。我道:“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我是你主人吗?”
??她吓了一个哆嗦,一口把我的**含在嘴里,顿时我见她眼中泪水流出来。我忙安慰道:“别哭,我会待你好的。”
??她机械地吮舔着我的**,刚开始我感觉到她樱桃小口暖暖的,软软的好舒服,但不一会我就感到她这样不足满足我,就道:“你给金刚做过吗?”
??她含着我的棒头,含糊地道:“做过。”
??我道:“就按你给金刚做的那样给我做,要是你做得漂亮我就留下你,而且对你好。”
??她仿佛被刺激一下一样,开始专心致志地给我做,不但吮、吸、舔,而且双手和小嘴还在套弄,她的长发落下来,自由地落在我下体小腹、大腿甚至在肛门附近,随着她头的摆动,秀发也同时刺激着我身体。我躺着享受着,大约十多分钟后,速度慢下来了,有点气喘。我叫她停下来。
??她有点不解,因为我的精液还没出来。我搂住她问:“你为什么不咬断我的?”
??她不敢说,我知道她一定曾想过咬断,但她不敢。
??我爱怜地说:“看你累的,让我来动一下。”
??从她神色上看她有点感动。我抱住她放倒在沙发上,把她罩袍的吊带解了,露出了她那双白白嫩嫩却又鼓鼓涨涨的**,奶头因天天喂奶的缘故,呈深色且大。我玩弄着她的**,捏着她的奶头,她奶头挺立起来,我伏上去,吮吸她的奶头,一股女人**味的浓汁流到我嘴里,我吮了一下后骑上她身体,双手握着她那双**,用**夹住我的**进行**,插了一会儿,她见我边握住她**边插不方便,于是她自己握住自己的**,使她的**夹住我的**,我双手腾出来扶住沙发背全力来插她的**。
??由于双方都洗净了身,我的棒和她的**之间有些涩涩的,但**了不久,随着我挤弄,她的奶汁流下来润滑了我的棒和她的**,使我顺利**了。
??因为我第一次玩弄女人那种刺激的感觉,不久,我一大股一大股的浓精射出来,虽然她的大**夹住我的棒头,但依然射到她面庞上、嘴和鼻上、雪颈上,而后我拨出来继续对着她的奶头开炮……
??我伏在她身上,手指和着她面庞上的精液在她脸上涂抹着,然后又把她**上的精液涂在她奶头上。
??这时,房中传来婴儿的哭声,她哆嗦了一下,道:“我的孩子……”
??我进去抱了孩子出来,她慌忙坐起来,道:“我来……”好象是我会摔死这个婴儿一样。
??我递给她,她要抱去卫生间让婴儿拉尿,我指着垃圾桶说:“就让她拉在这里。”
??小孩拉完尿,她就要喂奶,但她奶头上还沾有我乳白色的浓精,好多。她想用罩袍擦去,我说:“不用,就让她这样吃,有营养。”
??她不敢说,便让小孩含住奶头,我在旁边看着,她的女儿就吸起来,不但有她的乳汁,还有我的浓精也一并被吸入了肚中。
??我看着,觉得好刺激,便玩弄她另一只**。这时我下边又涨起来了,我到她前面,把母女俩一起抱住,身体挤进她两大腿,**朝她双腿间顶去。由于她是穿着罩袍,阿芝又不让她穿内裤,我长长的**一下顶到她穴口。
??她道:“别、别……”
??我说:“你真是傻,人家刚生小孩一个月就可以了。”
??她还想求,我温柔道:“别说了,我试着进去,如果你痛了就喊,我再出来……”
??她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把棒头套进她嫩穴口,轻轻地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在浅处**,她面色渐渐红润起来,然后我慢慢地直捅到底,她发出了一个长长的声音:“哦--”
??我没有马上停下来,直捅到底后才停下来,问道:“怎么,痛?”
??她眼睛微闭,轻轻地摇了两下头。我缓缓地**起来,她身体微微颤抖着,那代表一种快感。我知道,她从怀孕到生孩子已有一年多没**了,此时插她她一定会感到舒服极了。我**不一会,我感到她身体颤抖,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接着她下体涌出阵阵汁水。我知道可以加快速度**了,于是我将**抽到她的穴口,然后猛地顶进去,她“啊!”一声大叫,穴中急荡出的汁液冲在我棒头上。
??我轻轻地问:“舒服吗?”
??她娇娇地回答道:“好坏……主人好坏……”
??我又一阵急速地**,由于她还抱着女儿喂奶,我同时拥抱着她母女俩,动作过猛会影响到她喂奶,于是我上身抱定她母女俩尽是不动,而下身却一波又一波地向她发起冲击,只听见她叫喊着:“嗯……哦……主人……我……好……舒服!……好爽……啊……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
??我依稀还听到她女儿吃奶吮吸奶头的声音,我要放开手脚来插她,见此时她女儿吃奶也够了,于是把她女儿抱到单人沙发上,一边**,一边疯狂地搓揉她的**,我双掌放在她**上随着进攻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推弄着,她的**一经我搓揉推弄,奶水又源源不断地流出来,直流到她乳沟,我放开她**猛**,只见她**随着节奏上下大幅抛动,伴着她的浪吟,真是刺激极了。
??我让她伏在沙发上,从她身后顶入,双手握住她**搓弄,向她发起猛攻,只听到她叫喊更加厉害,**接二连三袭向她,也许母女一心相通吧,此时,她女儿也被她的叫声弄醒了,哭叫起来,她哪里还顾得上孩子无谓的哭闹,伏在沙发上任我猛捅,一时间,孩子的哭叫声,她的**加上激烈**的声音使我棒硬如铸铁,感觉她穴中犹如火烧,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由脚底而上,直达头顶,棒头跳动着,向她射出一股股精液……
??射完后,我伏在她背上搂住她,久久才拨出来,她已精疲力尽,我扶她坐到沙发另一头,此时我看到皮沙发上留下一大滩乳白的奶汁,原来是她俯身我从她后面弄时搓揉出来的,而她罩袍前面也是湿了一大片。
??我过去抱起她女儿,原来她女儿已经尿湿了尿裤,我给小女孩擦干后从房间拿出一条干尿裤给她换上,当金刚女人看见我笨手笨脚地做好时,脸上露出满足而感动的微笑。
??我擦干沙发,把小女孩抱给金刚的女人抱起来,然后我把她俩一起抱住,说:“她就是我的干女儿了。”
??金刚女人把小女孩放动床上,头靠着我,道:“主人,我好爱你……”
??我拿来另一件睡裙给女人换上,然后抱着她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先醒来了,而她由于昨晚的**迭起,很是彼劳,我起来后,帮她找来衣物,调好洗澡的水温,然后去买了早餐回来,叫她起来洗澡,吃早餐。她坐在床上望着我,有些发呆,而后,一串泪水流了下来。我过去温柔地搂住她,问道:“怎么啦?是不是觉得我欺负你了?”
??女人扑在我怀里,道:“真没想到,你会待我这么好,从来没有男人待我这么好过,本来我以为我这次永远完了,你……主人……”
??我道:“别这样叫,我把你当妹妹……”
??女人道:“我觉得你叫你做主人好亲切,我就喜欢这样叫。”
??“那我就叫你小丫环了。”
??“好的,主人。”
??“丫环。”
??“哎。”
??女人洗过澡,吃过早餐后,也喂好了孩子,我们俩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调笑,她靠在我怀里,说:“我真没想到会有个柔情蜜意,又高大英俊体贴的男人,而且你还……那么厉害……”
??我吻着她额头说:“金刚对你好吧?”
??她说:“他脾气很坏的,而且一天也没有什么时候陪在我身边,想要时就要了,做完就完了……”
??我玩弄着女人盈盈的**,道:“我准备在别的地方再给你一套属于你自己的房子,还有二十万元专门买衣裳的,请个保姆。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有要注意美容,你下边也要去做个美容,要象外国女人那样,白白嫩嫩的,光滑光滑的……”
??而后,我把女人按在沙发上……
??不久,她住进了三室二厅的自己的房子,请了保姆,后来,她还把自己的母亲姚琴也接来住了。她也更焕发出青春活力,特别注意了阴部的美容和保健,一个饱满,白嫩,光滑无毛诱人的玉穴,每当她一洗完澡后让不禁去扒开她双腿吮舔那还带有淋浴液香味的玉穴,让她感觉到了做一个女人的最大骄傲。
??而她母亲阿琴,时年四十二岁,在某厂做出纳,刚开始看不惯女儿做别人的情人,但经她女儿拿我与金刚的比较,特别是我给了阿琴五万元后,她对我是刮目相看了,知道我真正是对她女儿好的,而不是只为了玩弄她女儿的奶和穴的。阿琴原在厂里做出纳没有多少钱,不象有钱女人一样经常保养和美容,但她长得很漂亮,所以才能生出如此漂亮的女儿。自从来跟女儿后,也一同与女儿去做美容,我每隔十多天去看一次丫环,同时也发现阿琴每次都有变化,每次显得年轻一些,每次都变得性感了一些,我禁不住偷偷在阿琴卧室里安装了三个摄像头,在洗澡间也装了两个,用来观察阿琴,我发现她竟也和女儿一样做了阴部的美容!后来我终于逮住机会把阿琴按在了沙发上……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把袁静娶过来
目录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昌叔的大夫人罗绣蓉